2011年6月3日 星期五

2001–2003--搶救非洲

2001年是愛滋20週年紀念。估計在那20年當中,全球先後有6千萬人感染HIV22百萬人因愛滋死亡。後面這個數字剛好等於當時全台灣的人口。攤開世界地圖,非洲已是愛滋的紅色警報區。

同時期,世界銀行的報告指出,部分非洲國家 (例如烏干達和馬拉威) 的教師,HIV帶原率高達三分之一,教師凋零的速度之快,教育系統瀕臨崩解。許多父母因愛滋雙亡,小孩成為孤兒,則成為社會結構的重大危機。估計當時全球有1300萬名兒童因父母死於愛滋而成為孤兒,壯年人口比例的銳減,讓非洲國家的國民平均壽命縮短到只剩4050歲,年長的兒童和青少年被迫承擔父母的角色以照顧弟妹,童工、青少年犯罪或性交易等問題,層出不窮。

明明已經有藥可醫的愛滋,卻讓非洲面臨家庭破碎、社會崩壞、人口減少幾乎亡國的慘境。

非洲國家沒錢買藥的困境,竟然是由印度先幫忙解決的。印度的藥廠Cipla2001年開始生產學名藥,同樣是雞尾酒療法,售價只有歐美的十分之一不到,以每天1美金的價格提供給無國界組織 (MSF) 等非政府組織用於在非洲進行愛滋治療計畫。南非因強制降低藥價,與39家藥廠對簿公堂,最後以藥廠撤回告訴結尾。巴西決定立法縮短藥品專利期,引發美國政府抗議。這一連串的舉動,代表人命關天,資源不足的國家再也無法容忍必須各顯神通,想盡辦法讓HIV藥物漂洋過海來拯救國民。同年底世界貿易組織 (WTO) 部長會議終於通過提案,讓開發中國家能規避藥品專利限制,較容易在國內授權製造HIV藥物。

便宜的藥還是要花錢買。20014月,聯合國秘書長安南 (Kofi Annan) 在非洲高峰會上開始呼籲全球以現有10倍經費投入非洲愛滋治療,也就是每年增加為70100億美金。錢從哪裡來?自然是已開發國家。在當年的G8高峰會上,安南發表了動人的演說:「在對抗愛滋的行動中,無論已開發或開發中國家,無論貧窮或富裕,不分界線威脅全人類的愛滋,才是我們共同的敵人。」

雖然安南呼籲投入百億美金,當年「全球對抗愛滋基金」正式成立時,各國總共只捐助了16億,其中吝嗇的美國只捐了2億。先進國家對於在非洲進行愛滋治療仍有許多顧慮,擔心會製造出大規模的抗藥性問題。落後國家質疑此計畫是否能長久延續,否則基金用完之時就是病人絕命之日。無論如何,在安南的斡旋下,189個國家在紐約聯合國總部共同簽署了「愛滋承諾宣言」(Declaration of Commitment on HIV and AIDS) ,宣示2010年前讓全球年青人 (1524) HIV盛行率減少25%

有了廉價藥物和援助經費,非洲總算能夠著手籌畫愛滋治療。WHO制定了開發中國家愛滋治療指引,並且將12HIV藥物列入必須藥物清單 (Essential drug list),讓各國得以據此購買到廉價的HIV藥物。醫護人員和社區工作者紛紛接受教育訓練課程,認識林林總總的愛滋藥物和相關檢驗。2002年,產鑽石的波札那 (Botswana)成為第一個由政府提供愛滋治療的非洲國家,但大部份的非洲國家,治療計畫仍只是紙上談兵,申請基金的審查程序冗長,2002年底才首度撥放100萬美金,要等到2003年夏天之後,經費大筆釋出,雞尾酒療法才逐漸進入叢林和村莊。20031月,美國布希總統另以15億美金成立了愛滋緊急紓困基金PEPFAR援助開發中國家。有了更多資源投入,WHO發出豪語,預定在2005年底讓開發中國家接受愛滋治療的人數達到3百萬人。這就是所謂的3 by 5」目標


當愛滋能夠被治療,更多人願意出來接受檢驗,這時面對的便是HIV陽性帶來的種種後果。安南重提「沉默=死亡」(Silence=Death) 的舊口號,呼籲各國致力消除愛滋帶來的歧視和烙印。20029月,南非的兒童節目「芝麻街」首度加入了HIV陽性的卡通玩偶Kami。這個名字在南非土語的意思是「接納」。當其他玩偶熱情歡迎Kami的加入時,電視機前的小朋友是否會有樣學樣,接納HIV陽性的同學和朋友?是否學會跟感染者擁抱玩耍是完全ok的?是否能讓感染者不再被羞辱或孤立?

卡通裡美好的世界,有朝一日,能否在非洲,或是地球任何角落,獲得實現呢?

43 則留言:

提到...

呵呵 有時候我會以為醫師您跟電視節目一樣一個星期一集(一篇文章)
今天我上來看到新文章,有點小驚喜。

丹尼爾弗萊德 提到...

謝謝用心整理這一份資料
我相信隨著年輕世代的開始登場
社會對愛滋的"接納"
會越來越普通
多年以後
愛滋也許就跟C肝B肝一樣
只是某一種病毒引起的慢性病而己

匿名 提到...

羅醫師一直在撰寫歷史,讓我深深感動的是羅醫師字裡行間一直透露著人道關懷,但是接納談何容易?我不是感染者,我的EX是,3年來我的心烙印著恐愛意識走不出來,也曾幾次煩擾羅醫師回覆我的恐愛問題,理智上我都懂,體外的,環境的,非插入性的行為都無法構成感染,我卻一直無法放過自己,有時不禁懷疑是否這是上帝給我的試煉,哈,一笑置之或許是我對自己最好的註腳,我知道羅醫師其實很年輕卻比我這40來歲的人成熟理性,台灣有幸有羅醫師這樣的醫生,是我們的福份,羅醫師加油

匿名 提到...

羅醫師
非常謝謝你這些專業的文章
也很感謝你的分享

之前好像在答客問有看到
訪客問抽菸是否對hiv病患有負面影響
但好像直接的影響不大
那像地中海飲食一天微量的餐中飲酒
是否會對單感染hiv病患有不好影響呢

我是已經感染快三年的男性hiv病患未服藥
發現是因為我前男朋友驗出所以我去檢查也有
交了下一任在我對他講出病情前已經有一年半的幾十次性行為
且都是口交無套內射這種高性行為
坦白後他馬上去驗只有被我傳染了梅毒
危險性行為已經過了半年以上的空窗期
至今血液沒有hiv抗體沒被感染
請問他血液難道有抗體嗎
他也曾嘴巴破皮或是肛門有傷口

匿名 提到...

回4樓大大~
危險性行為都過了半年了那當然是沒有囉^^
恭喜你們啦~!好險他沒被感染到這樣就能用心的照顧不然他也生病的話其實對你也不好~!總而言之不要再有危險性行為了><保護別人也保護好自己~祝安康^^

羅一鈞 提到...

你描述的情節,對方沒被感染HIV,並不令人意外,口交原本就不是HIV很有效的傳染途徑,梅毒則比較容易經口交傳染,但有人因口交被感染過HIV,所以醫生和衛生人員會提醒大家注意防範。如樓上所述,請小心保護對方,才是上策。

匿名 提到...

羅醫師在網誌中幾次提到,單純手淫、透過手為媒介再接觸性器官(亦即手接處甲方體液後又接觸乙方生殖器)的行為,不會傳染HIV,原因為何?( 疾管局愛滋虛擬博物館中問答集:基於HIV病毒特別脆弱且不能接觸空氣的特質,愛滋病毒的感染都是在比較封閉的環境內,比如血管裡面(輸血/吸毒), 比如陰道或肛門直腸裡面(無套陰交/肛交)),是因為如此嗎?。

匿名 提到...

7樓大哥我認出你了你又來留言了你不覺得這樣活的很累嗎= =?不知道該說啥如果你這樣就有的話天下不是早就大亂了只要在共同澡堂男女一起泡誰的體液流向誰的身體裡不就誰都有了或是誰誰誰蓄意將自己身體的病毒傳染給他人只要用體液這樣碰觸對方性器官就可以為啥都是大費周章用大量的血液?到底要講幾遍你們這些人才會懂阿?我不是醫生我都覺得無言了而且真有的話就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不是每天都在想我會不會有害怕成那樣...因為講難聽點怕也沒用你就乖乖的等待檢驗的日子吧不要比我這大學生還不如QQ

匿名 提到...

我也中肯的給一兩句我看你留言了不下幾次了想必前幾個文章關於手淫碰觸她人體液在碰自己生殖器官會不會感染到HIV這件事一樣,打哪來可以找一個專業的感染科醫生在線上回答您的問題同樣的問題你問了幾遍了...跟你講不會就是不會,可是你還是覺得我有我有我一定有...然後發瘋之後就自虐像現在一樣拼命查資料飯也吃不下睡也睡不好,都跟你講不會了你到底要的是什麼就只是個確定你沒事的畢業證書不是嗎?多有人有HIV都在努力的過生活工作的工作唸書的念書,希望你早點沒事老話一句擔心也沒用就慢慢等待好了會講這麼狠就是因為你不會有HIV的懂嗎?

羅一鈞 提到...

唉,我也是很想無言。疾管局愛滋虛擬博物館的那段話,簡單易懂,適用於生活上(而不是實驗室或手術房裡)會遇到的情形,不需要懷疑。

匿名 提到...

羅醫師,
您好..最近在網路上看到一個名詞並不是挺了解,可以煩請您解釋一下嗎? 那就是HIV CRFs (circulating recombinant forms),這是指複合型的HIV嗎?那這對於治療或HIV的篩檢會有影響嗎?
謝謝

羅一鈞 提到...

請看過去的文章,有介紹CRF是什麼:http://heartvalley.blogspot.com/2009/09/hiv_24.html

匿名 提到...

醫生你好:
想請問醫生,有有關於併用diazepam與harrt 藥物所產生不良反應的資料或文獻嗎?尤其是diazepam與快利佳之間有關脂肪移位的不良交互作用!

大致上來說可能會發生的不良作用有哪些呢?diazepam與快利佳併用是否更容易產生脂肪移位呢?

謝謝醫生!感謝!

匿名 提到...

羅醫師 您好
不知道你對這篇文章的感覺是什麼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那不是很恐怖嗎???

據胡宗義介紹,「恐愛」現象是存在的。在美國,也有一些人患有恐愛症,他們的HIV的檢測是陰性,並有一些類似愛滋病的輕微症狀,通常伴隨著憂鬱和恐懼感。

但美國有完整健全的心理檢查體系,相應的治療措施,這種個別現象,通過心理醫生治療,大多緩解,並沒有形成像中國這樣大的人群聚集,也沒見到這樣嚴重的「恐愛」病症和傳染性。

對於HIV陰性研究,據美國相關研究機構介紹,自從愛滋病和HIV發現後,美國出現症狀很像愛滋病但抗體陰性的人,約有三萬多人。隨著人數增加,美國CDC逐漸重視起來,加大了對這部分人群的研究力度。

二零零六年,他們發現了一種類似HIV但又不是HIV的病毒。這個病毒破壞人體的所有系統——神經系統、血液系統、消化系統、免疫系統等。感染此病毒的人少則活六個月,多則生存十二年。任何一種抗病毒藥物效果都不明顯,在三個月後全部失效。許多科研機構和公司一直在研究藥物,但毫無進展。

此病毒具有傳染性,以性傳播為主,在急性感染期唾液、汗液都能傳染。不過,奇怪的是,此病毒在不同的人種身上表現不同。黃種人和黑種人症狀很明顯,存活期很短,白種人極不明顯,從一九八三年到二零零九年發現的三萬多病例中,僅有一例白種人,症狀輕微。

羅一鈞 提到...

1. 藥物交互作用可以點心之谷網頁右下角的標籤,裡面就有介紹。快利佳可能讓Diazepem藥物濃度上升。宜考慮改用其他較無交互作用的安眠藥。至於脂肪移位,快利佳是可能有關,跟Diazepam則沒有關連。

2. 我就在美國CDC工作當中,美國CDC並沒有這樣的研究報告,你所引用的後面三段,都是毫無根據的敘述。

匿名 提到...

羅醫生你好:

我是問有關Diazepam與快利佳的那位。抱歉再次打擾你!之前的問題我似乎沒有敘述清楚。

如同醫生所述,並用Diazepam與快利佳會使Diazepam的濃度上升。但我的問題是反向的,即並用Diazepam與快利佳是否會增加快利佳的可能副作用?尤其是脂肪移位相關的副作用?或增加快利佳的濃度?

換句話說!並用Diazepam與快利佳的情況下,會不會增加脂肪移位的機率或脂肪移位的嚴重程度?當然脂肪移位是由快利佳所造成的,但並用Diazepam的狀況下是否更容易引發此症狀?

另外,關於以上的問題是否有有關的報告或文獻可供參考?當然其他可能的副作用也希望醫生能提供意見!

花了一點篇幅做較詳細的詢問,希望不會太麻煩醫生!也再次謝謝醫生的耐心!謝謝!

羅一鈞 提到...

併用Diazepam與快利佳不會增加快利佳的可能副作用(包括脂肪移位)也不會增加快利佳的濃度。

匿名 提到...

求問醫師..我驗過抗體陰性之後(超過3個月了),可是突然持續咳嗽,咳至少一個月了,可是都乾咳,集中在白天,晚上幾乎沒咳,痰也白色的,可是咳到我好煩

請問醫師這是HIV後續症狀嗎 (持續有症狀的狀況)

羅一鈞 提到...

不是HIV。持續咳嗽可以是過敏、肺炎、肺結核等等,反正在你身上跟HIV無關。請找內科或胸腔科醫生評估。

匿名 提到...

醫師
我驗HIV抗體陰性已經超過五個月了 舌頭還是一直反覆黴菌感染 請問我該怎麼辦 妻子 似乎也出現了一樣的症狀 求解

匿名 提到...

醫生我好擔心,我是咳嗽的那個人,雖然醫生排除HIV,我抗體陰性是去檢驗所驗的,他們說他們用的跟醫院一樣的elisa,當時數直0.09(抗體)剛剛看醫生想說解除咳嗽症狀,醫生卻說我低燒37.7,當下無任何不舒服,喉嚨也不痛,他說我喉嚨有點腫...我好怕..會不會是檢驗所的不準,慢慢冒出來的症狀......麻煩醫生
解個惑

謝謝您

匿名 提到...

醫生不好意思我再補個說明,持續咳嗽.....有到一個月這麼久的嗎?雖然不會有黃痰,現在只要久沒好都會聯想到HIV.....也許我是恐愛了

本身過敏之人,但之前似乎都沒咳這麼久,整個都會聯想HIV,還有我拜讀您之前的回答,說早睡早起不會影響CD4,可是CD4不是免疫力的指標嗎? 那怎麼會有晚睡熬夜免疫力會不好的說法?

晚睡只會影響肝嗎?
實在很想知道原因..網路到處爬文也沒醫生的準 謝謝醫生

匿名 提到...

挖~又開始出現恐愛文了!醫生真可憐!這次不會整個部落格都要關起來了吧?

抱歉羅醫生,雖然我真的不想來煩你!但因為我的問題在網路上怎麼都找不到!所以還是麻煩你一下了!

請問醫生,在一般正常使用H藥物的情況下,快利佳的生體可用率(Bioavailability)是多少呢?有這方面的資料可供參考嗎?

謝謝醫生!也奉勸恐愛的朋友,檢查結果都是陰性了,把資源讓給真正被愛滋折磨的病友們吧!真的不放心就再去做一次檢驗啊!做到願意相信結果為止嘛!

匿名 提到...

只能說樓上中肯!恐愛是正常的但過了3~4月了檢驗結果都是陰性別這麼神經好嗎= ="留給真的有需要的發問吧,既然都是陰性還有症狀就是去看感染科醫生不是在這邊作空中問診醫生又不是神這樣就能幫你看病的話我可能也要來好好磨拜一番了XD

匿名 提到...

想請教醫師關於皰疹2型的

如女方是皰疹2型帶原者,而對方又沒有發病及口腔內沒有病灶,男方接受女方口交,會否受到感染 ? 會否透過口腔不是病灶的細微傷口把皰疹2型傳染給男方生殖器上 ?

2型的血清IgG抗體測試準確嗎? 陽性是否必定代表身上有此病毒?

還有是,人體身上會否本身已帶有2型的抗體? 因聽說抗體檢測是不準確

如沒有病灶,有甚麼檢測方法可完全或可信地排除感染皰疹2型 ? 以PCR檢測血液抗體或病毒可行嗎?

如感染了2型病毒,會否隔數年才首次發病而且沒有水泡只是像被蚊咬一般紅癢? 或一生也不發病

最後...如沒有發病及病灶,是否不用醫治及吃藥治療 ?

希望醫師指教

ShangYu 提到...

很棒的網站
之前因為朋友的關係
我自己也曾有一段時間埋首大量文獻
希望未來更美好
祝 順遂

匿名 提到...

羅醫師,
您好..想請問為何ARV藥物無法清除病患身上的HIV?

匿名 提到...

HARRT的藥物只是讓病毒不要一直複製而已吧@@"

羅一鈞 提到...

版主近日即將結束受訓,自美國返台,瑣事繁多,這段期間將沒有辦法回覆留言。請各位見諒。

提到...

羅醫師您好,
以下是我收集到關於馬來西亞可用藥物的名單:

ZIDOVUDINE (Retrovir 立妥威)
LAMIVUDINE (Kivexa 可為滋)
STAVUDINE (Zerit 滋利特)
TENOFOVIR/ TENOFOVIR+LAMIVUDINE/ TENOFOVIR+EMTRICITABINE(Viread 惠立妥)
NEVIRAPINE
EFAVIRENZ
KALETRA (快利佳)
INDINAVIR(克濾滿)
RITONAVIR
ATAZANAVIR
DARUNAVIR

括弧裡面的中文是否正確?(因為我是拿來對比台灣第一線用藥)有一些藥物台灣並沒有使用,所以我也不知道他的中文名字是甚麼。
可否請您為我說明一下這些我沒有加中文名的藥物的副作用,以及一天使用次數?

謝謝

祝平安喜樂

匿名 提到...

羅醫生,

請問你回台後,會有門診嗎?或是可以在哪些地方找您諮詢?謝謝

羅一鈞 提到...

6月13日-6月16日的留言:

1. 診斷你舌頭反覆黴菌感染的醫生,應該會建議你進行免疫功能檢查。假如黴菌感染是你自己判斷的,請找醫生確認。舌苔很多≠黴菌感染,不要自己誤判了。

2. 以專科醫生的觀點,持續咳嗽,很難跟HIV扯在一起。既然ELISA已經驗出陰性,真的就不要再往HIV去鑽牛角尖。至於CD4只是眾多免疫力指標之一,跟HIV關係密切,但是跟熬夜則沒有關係。熬夜可能影響其他免疫力指標,但是對CD4沒有影響。

3. 根據亞培藥廠的快利佳(Kaletra)的英文仿單,Kaletra的生體可用率(Bioavailability)尚未在人體有絕對的數字可參考。

4. 關於皰疹2型:是有點可能透過你描述的狀況造成傳染,機率不高就是了。抗體陽性表示感染過皰疹2型,通常感染過皰疹就會繼續潛伏。除非少數自體免疫狀況導致身體自動產生類似皰疹2型的抗體,否則一般人是不會在沒感染過的情形下擁有皰疹2型的抗體的。沒有檢測方法可完全或可信地排除感染皰疹2型,個人認為:假如沒症狀,去做這樣的篩檢,只是徒增焦慮而已。篩檢出陽性,沒有根除或根治的方法,另一方面又可能終身不發病,給心理多個負荷,何必咧。

5. ARV藥物為何無法清除患者的HIV,請看五月的文章:治癒HIV的挑戰--殘餘的病毒躲在哪裡?
http://heartvalley.blogspot.com/2011/05/hiv.html

羅一鈞 提到...

TENOFOVIR 泰諾福韋 1天1次,較常見的副作用是噁心嘔吐腹瀉倦怠。

NEVIRAPINE 衛滋 1天2次,較常見的副作用是皮疹。

EFAVIRENZ 希寧 1天1次,較常見的副作用是頭暈做惡夢。

RITONAVIR 諾億亞 這個藥已經沒有人單獨拿來使用了,都是搭配其他藥物作輔助角色,例如跟瑞塔滋併用增加瑞塔滋濃度。

ATAZANAVIR 瑞塔滋 1天1次,較常見的副作用是黃疸。

DARUNAVIR 商品名Prezista 1天2次 我不清楚是否有中文譯名。較常見的副作用是皮疹。

匿名 提到...

那麼再想請教醫師, 如果對方口腔內有 hsv2 的微細病灶傷口,單單一次口交,對方口部的hsv 2 傳染到男性生殖器或附近,機會高嗎 ?

另外想問問有帶手套的情況下(一般弄食物的手套)以手指進入女方下體進行陰道手淫約10分鐘, 如對方下體內有hsv 2 的病灶,傳染到手上的機會大嗎...?

還有最大的問題是....hsv 2 會否令到精液或前列線受感染 ? 若果精液受感染或前列線液也帶有hsv 2病毒, 那麼是否不能生教育?

以及若果尿路或尿道口裡帶有hsv2病毒,那麼精液經過尿路時是否也會令精子也帶有病毒? 假如女方受精後,這樣胎兒是否會不健全或受感染? (無論 hsv 1 /2 型也一樣)

匿名 提到...

另外還想補充一下..曾看到醫學報告說 hsv2 的感染者會較易感染 hiv, 是真的嗎? 那是甚麼原因及機制? 還是說感染hsv2的人,很大機會也一同感染了hiv 2種病毒?

另外, hsv 2 透過單次口交感染的機率會是多少? 比起感染其他性病的機會較少還是較易感染?

希望醫師能盡力解答, 擔心的人上...

匿名 提到...

還有最後想補充問問,若有水泡,但開始縮小, 那時去檢驗 hsv 2結果會準確嗎 ? 以一般病毒培養準確些還是 pcr 方法會準確些 ? 若只有皮損但沒有水泡,就像蚊叮蟲咬一樣的疑似症狀,以上的檢驗方法準確嗎 ?

羅一鈞 提到...

疱疹病毒(HSV)不管第一型或第二型,都是高傳染力的病毒,口交足以造成傳染,你問我機率高不高? 沒有數字可供參考,但是在各種性病中是傳染機率高的。疱疹不會傳染給手。疱疹病毒感染的是生殖器黏膜,病毒可以透過分泌物(包括精液、前列腺液)排出,但不會感染精子或卵子,所以對胎兒來講重點不在受精,受精過程不會傳染疱疹給胎兒,但你可能透過性行為傳染給女性伴侶,如果女性伴侶懷孕當中有生殖器疱疹發作特別是懷孕最後三個月,就有可能在分娩通過產道時時傳染給胎兒引起嚴重疾病,會需要進行剖腹產以避免傳染。如果你是透過性行為感染疱疹,對方可能帶有其他性病(包括HIV),同時傳染給你。如果你有生殖器疱疹發作,黏膜是不完整的,跟HIV感染者發生性行為時,是比其他人容易感染HIV。

羅一鈞 提到...

生殖器疱疹通常由醫師靠外觀肉眼就可以診斷。許多醫院有能力做病毒培養,但是通常不需要多此一舉。至於PCR是不普遍而且很貴的檢查,可能比病毒培養準一點,但是老實說,用外觀肉眼就可以診斷,何必做這些多餘的檢驗? 假如只有皮損從來沒有水泡,應該就是你自己瞎猜,做檢驗是多餘的。請找醫師看診評估,自己瞎操心是沒有幫助的。

匿名 提到...

還有一個問題...既然醫師你說hsv1/2 不會令精子受感染,但又說精液可傳染 hsv....那豈不是說受hsv感染的人, 精子及精液也會帶有病毒!? 那麼精子豈不是有問題? 女方受精後,形成胎兒,那胎兒豈不是也帶有病毒? 本人十分不理解,因此想弄個明白...

另外看到醫學報告所謂皰疹性癢疽(whitlow)即手指的hsv感染, 是真的嗎? 手指或身體其他部位接觸到對方帶hsv的病毒,是否一樣會感染...只想求個明白及完全理解...

希望醫師指教

匿名 提到...

醫師你好, 想問問關於尿路感染細菌及性病菌, 如使用 pcr 或 DNA 檢測方法, 檢測尿液準確些, 還是以拭子檢驗準確些 ?

羅一鈞 提到...

你的推論都是一知半解。HSV感染黏膜細胞,精子卵子的構造和黏膜完全不同,沒有辦法感染精子卵子、進入精子卵子內。精液可能帶有HSV,那些HSV是懸浮在精液內的,受精時只有精卵結合,HSV還是感染不了受精卵,所以胎兒是不會有事的。

手指皮膚很厚,不是疱疹愛感染的部位。在免疫力很差的患者,或是大量接觸患者帶有HSV-1口水體液未做好防護的護理人員或牙醫,可能發生Whitlow。從生殖器能接觸到的HSV很有限,HSV-2也演化成適應生殖器和口腔黏膜,對其他部位皮膚不感興趣,你何苦去擔心天方夜譚的事情?

羅一鈞 提到...

你問的應該是披衣菌(Chlamydia)吧,假如披衣菌已經引起尿道炎導致尿道口有分泌物或膿,應該用拭子直接採集分泌物或膿會比較準。假如沒有尿道口有分泌物或膿可供採集,就只好退而求其次,收集尿液做檢驗。

匿名 提到...

1. 那麼想再請教醫師, 純口交的個案,多數是感染 hsv 1型 還是 2型 ? 另外假如生殖器感染了 hsv, 會否只是龜頭一直微紅,不痛不太癢,但從來沒有皮損沒有水泡 ?

2. 如會,那個紅了的位置用綿棒碰碰拿去作 pcr 測試或 病毒培養, 結果準確嗎?

3. 另外之前醫師提到感染hsv的人,精液,前列腺液也可能帶有病毒,如我想清楚知道以上液體是否帶有病毒, 那麼以精液或前列線液作 pcr 或 病毒培養 測試,結果能準確嗎 ?

4. 另外想了解,如想得知尿路裡有否帶有沒有症狀的披衣菌及其他細菌, 以 pcr 測試準確些 還是以細胞學dna 測試準確些 ? 是否以拭子有時會採不到病原體 ? 那麼是否應同時以小便作相同測試?

5. 最後想了解一下, pcr , npcr, RT-PCR, bDNA, LCR, NASBA, TMA, 瑩光實時pcr, 以上那種方法檢測 hiv 1 & 2 型是最最最準確的 ?

另外梅毒1 & 2期 那些檢測方法最準確?

只想求個明白,希望醫師能盡量解答